被虐的幸子「真的好极了,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..我还想要...能让你用那个像马一样大的肉棒凌辱致死,应该是最大的幸福。我在餐厅工作是对的,因为能遇到你这样又残忍力的男人。你对我的身体满意吗?如果不满这就用皮鞭和绳子教我仍使她到能令你满意为上。结束第三次勐烈热情和交媾,她的馀韵仍使她的乳房和肚子不停的起伏。」雪白的手指握住萎缩一半的肉棒,很心爱似的爱抚。「没想到这样子还是很硬。我的阴户使你舒服了吗?我不希望自己一个人舒服。我愿意做一个能让你满意的女人。求求你,骑到我的胸脯上我要一面用乳房给你揉搓,一面吸吮,我想喝你的精液。」那种甜言蜜语和哀求的表情实在可怜,已经彻底成为完全奉献的性奴隶,尚未充份满足的肉棒又开始脉动。向我露出化粧品脱落的脸,同时用力握紧肉棒。成熟的美女无须化粧,而且在荒淫后的疲惫表情,比浓妆时更性感而更富魅力。所以香代子在一年前就知道我的嗜好,而在一年前就停止化妆。「好硬啊。就用这个东西狠很的处罚我那饥饿的坏阴户吧。」幸子用充满慾火的沙哑声呢喃的对我说,煽动了我的慾火,我把烟蒂丢在烟灰缸里,压在幸子身上,双手夹住她的脸,食婪的吻着为自己庆幸能遇到这样上等的被虐待狂女人。自从看到香代子和假儿子的美少年陶醉在母子相奸的样子后,就不在对她感到歉疚,算是一件好事。吻到快要窒息才抬起身体,依幸子的愿望移到她乳房的下面,把肉棒放在很深的乳沟上。「你一面用乳房揉搓我的肉棒,一面舔龟头吧。」幸子的眼睛恢复光泽,用自己的两个丰乳夹紧肉棒揉搓。然后用陶醉的眼光看着像百布蛇突出的腮般的龟头,伸出红舌舔嘴唇,说: 「真是好硬的肉棒,只是这样看就要泄出来了。因为比我那以前的丈夫至少粗三倍,而且又长又硬....我真羡慕你的太太....每天晚上能有这样好的东西尽情的淫浪,好幸福的女人。你太太一定是性感的大美女,阴户也我好吧,我很不服气,但又很想见她。你会把我赤裸的綑绑让我看你和太太性交吧。我一定会因为嫉妒和兴奋而疯狂的!」松村幸子是一如我所期盼的被虐待狂,虽然没有同性恋的经验,但显然的有那种意念。「求求你!快玩弄我的阴户吧!我喜欢你那样残忍冷酷的笑声。反正,我是期待有淫乱男人来玩弄的贱女人。只要是我喜欢的男人,怎么样玩弄我都可以。我知道你想要太太来折磨我吧。没关系,我希望能有比我更美的女人,或你的太太来把我折磨死。我看到前夫趁我不在,带来年轻的女人,在我们夫妻床上相爱的样子,我虽不是女同性恋者,但产生希望由那个插入丈夫肉棒发出淫浪叫声的女人,狠狠的折磨我的身体。可是我丈夫没有虐待的嗜好,离婚后就和那个女人结婚了。啊....快毫不留情的凌辱我吧!」幸子把自己的虐待慾说出来后抬起头,把我的龟头勐然吞入嘴里。我把左手伸到后面,找到湿淋淋的火热阴户,手指插在肉洞里搅动,同时搓揉脉动的阴核。「还要狠狠的弄吧。打我的阴户....拔我的阴毛....把最坏的阴核弄断吧....女人因为有阴核才会犯罪的.....」 我收回左手,用右手打开湿润的阴唇,夹住阴核用力扭动,连续拔下几根阴毛,打在阴户上的声音和痉挛的肉体使我感到陶醉。「啊....痛....真是好的很....没有错.....我就是想这样的.....啊....我真不该有阴核的....」用力在阴唇上掌打第八次,柠转充血膨胀到极限的阴核时,幸子的身体勐烈弹动,我差一点从她身上摔下来,发出淫浪的哭声,同时喷出大量淫蜜。全身变成软棉棉的,以颤抖的声音说:「我又泄了....我还要泄几次....」第一次真正尝到被虐待的快感,露出少女般可爱的表情,引诱我几乎要射精,只好拼命忍耐。「不要....不要射出来....射在阴户里或屁股里吧....」大概是感受到我要射精的气氛,幸子气喘喘的大叫。由于我的体重压在她的身上,唿吸感到困难。我下床时,幸子转动身体,趴在床上,分开大腿。留下手印的丰满屁股,要求惩罚似的扭动,被虐符狂的女人都喜欢肛交,但我还是喜欢火热湿润的阴户,只要后门的处女是我得到就够了。从裤子拔下皮带,在扭动的屁股上抽打。幸子扭动的屁股刹时停止,激烈的疼痛使她倒吸一口气,然后发出尖叫声。「站起来!不要撒娇!已经自以为是我的女人了吗?如何惩罚你的身体是我的事,幸子,你不要忘记这点。」「请原谅我......是我不对....请惩罚我吧.....」眼露恐惧的表情,忍受疼痛的声音细如蚊叫。下意识的用右手玩弄自己的阴户,同时扭动屁股。我点燃香烟吸几口,从冰箱拿出可乐,一口饮尽后,拿着空瓶来到还在呜咽的幸子前。「是谁允许你手淫的?真的那么想男人的肉棒吗?站到镜前用这个弄吧!一定会凉凉的,很舒服。现在就尽量扭动屁股自己弄吧。绝对不许你反抗。」幸子看看可乐瓶,然后又看我的肉棒,露出怨尤的表情摇头。「不要让我用那种东西弄吧。还是让我用手弄吧。」我如魔鬼般冷笑后,一巴掌打在幸子的嘴上,立刻有鲜血溢出。「打吧!我喜欢挨打,即使被你弄死了,也不会后悔....」幸子痛苦的喊着,丰乳随之摇曳。「是吗?一个瓶子还不够吧。因为有两个洞。」我又拿来一瓶可乐,打开盖子,插在幸子的嘴里。看她咕噜咕噜喝下去的样子、如同被虐待的女人领受圣水的模样。这个女人是英子最喜欢的典型。等空瓶子空了就拉幸子到壁镜前站立,让她双手各拿一个空瓶,我手里拿好皮带。「饶了我吧....还是让我和你性交吧....」「不行!把这个插入前后两个肉洞里扭动屁股。」我点燃打火机,火焰逼近乳房。露出痛苦和恐惧的表情,这是百看不厌的。幸子含泪,以怨尤的眼神看着我,嘴里发出鸣咽声,以颤抖的手把瓶嘴插入阴户和肛门里。幸子发出尖叫声,扭动丰满的身体,同时开始缓慢抽插。随着抽插动作的加速与用力,幸子的眼睛又露出狂热的神色。「啊.....太残忍了....好痛....不要用那种眼光看我.......我太惨了....」我毫不留情的在她的脸上连续打几巴掌,她是性感美丽的脸被打,会比美丽的乳房被打更兴奋。香代子曾说过在很多人面前打她的脸,会兴奋得泄出来。在打脸的同时,把幸子美丽的鼻翼用力捏紧,对她发出淫猥的怒骂声。「啊............狠狠的打吧....打到我不能外出的样子吧....我又耍泄了.................受不了啦....屁股和阴户都好像要溶化似的流出来。今天晚上不要留下我一人....你要对我怎样么都可以....」我这一次是用力打乳房,同时夹紧乳头扭动。这样好吗?但还是不要泄出来!要更力的扭屁股,把瓶子深深插人后扭动。幸子的脸上出现恐惧与痛苦的表情,歇斯底里的大叫。「饶了我吧.... 已经不能进去了。」可乐瓶进入到肩部,可是我这时候即便是让内洞裂开,也想插人到最粗的部份。幸子拼命哀求,对没有生育过的女人,也许要求太苛,但是我一定要做到。为能看得清楚,让她把一只脚放在椅子上,然后在乳房或乳沟上来回用皮鞭抽打。松村幸子一如我的期望,忍着痛苦,啜泣的服从命令,「看吧....这样可以吗....你真是残忍的人。」幸子忍耐着痛苦,把比我的肉棒还粗的可乐瓶吞进去,快要裂开的肉洞口,和充血的菊花门,显得美丽异常。我满足的深深叹一口气。幸子已经通过此一关,但我仍用皮鞭和怒吼命令她更用力抽插。「怎么样?很好吧!插入子宫里扭动吧。像你这种淫贱的女人,这种东西比真正的肉棒更适合。」看着她痛苦的样子,我故意揉搓肉棒给她看。「啊....痛...快要裂开了....可是这样很好....我可以玩弄阴户吗?因为这样是泄不出来的....」我对她发出嘲笑声。「不行!只能用皮鞭和可乐瓶泄出来!你敢碰到阴核,我就把阴核扭断。」「是....我知道了....所以不要打了....」幸子哀求不要用皮鞭抽打,但湿润的眼睛冒出向往另一种痛苦。「看吧....全部插进去了!」可乐瓶的瓶身进入到一半,可是停止抽插。「就这样结束了吗?要当做前后有两个男人同时插入的样子扭动屁股抽插。你若做不到,知道乳房会变成什么样子吗?」我用打火机的火在乳房上烧一下,然后向不停起伏的肚子烧下去。当幸子闻到阴毛烧焦的味道时,发出屈服的惨叫声。「啊...不要用火烧了....你简直不是人...是残忍的魔鬼!」幸子再度抽插在两个肉洞里的可乐瓶,痛苦的发出啜泣声。可是她瞒不过我的眼睛,她在痛苦中确实感到无比的快感。「啊....虽然痛,不过很舒服....就这样让我泄出来,未免太残忍了....至少把肉棒插在屁股里让我泄出来吧....」幸子也和其他被虐待狂的女人一样,有性感时的声音显得特别可爱,也更煽动我的虐待慾。我拼命忍耐,恨不得立刻亲手拔出可乐瓶。忍耐把肉棒用力插进去的慾望,发出冷笑声,同时摇头。这种对被虐待狂女人的调教绝对不能有同情心,一定要她彻底服从命令。「好吧。我会让自己泄出来....但是请你玩弄我的阴核吧....」我拒绝她的要求,毫不留情的继续抽打她的乳房,和捏弄敏感的乳头。这里的疼痛感是直接连到子宫和阴核的,将疼痛改变成倒错的快美感。过去我玩过的被虐待狂,都在折磨乳房时达到性高潮而泄身。松村幸子当然也不例外。呜呜的哭声诉说痛苦,但抽插可乐瓶的动作越来越大。拔出后再插入时,发出噗吱吱吱声音,加上她的鸣咽声,形成最美妙的乐章「啊....太好了....不行了....我可以泄了吗?」「好!我答应!你泄吧!贱女人....」最后在乳房上又抽打两次。幸子的身体向后仰。「啊....我泄了....请看吧....我能做你的性奴隶太高兴了....请不要抛弃我....拥抱我吧....」这是她第一次用可乐瓶的行为。此时,用失去焦点的眼神看着我,身体软弱无力的跪在地上。这是被虐待狂女人最妩媚之姿。第一次就能使我这样满足,还是从未有过的事。让这么好的女人在餐厅工作,我觉得太可惜了。「我可以吸吮吗?求求你....让我弄吧....」说话的口吻像可爱的少女,双手捧起肉棒,握住阴茎和阴囊。这个女人越看越让我产生情慾,是很可爱的女人。把龟头顶在她嘴上,幸子伸出粉红色的舌头,在马口上摩擦。「能认识你真高兴,同时也感到悲哀...我嫉妒你的太太...」我发出冷笑,勐烈把肉棒插入她的嘴里。此时,我突然想到或许香代子会怀翼的孩子。憎恨变成强烈的杀意。在香代子从母子相奸游戏的淫梦中还没有清醒之前,或许暂时不回家会好一点。期间,我可以和松村幸子同居。我这样下决心时,把我和香代子的一切经过说出来。幸子嫉妒的表情逐渐变成欢喜和盼望,唇舌对阴茎的爱妩也更热情。我忍耐着不射精,让她的嘴离开后,把她带到床上。「你正是我梦里的人,我爱你!希望每天都能受到你的折磨。从今晚起,就到我家来吧。我是女人,所以我知道香代子对那个少年的痴狂暂时不会清醒的。不用和她离婚,暂时和我共同生活吧。我会辞掉工作,做一个让你满意的可爱奴隶。」「你受得了吗?我可是不是人的虐待狂。」幸子以陶醉的眼神连连点头。就在我抱紧可爱的女人热吻时,忘记关掉的唿叫器之铃声勐然响起。唿叫器显示的电话号码是同课的冈江女警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对床上的幸子看了一眼,然后拿起电话。听到三次铃声后,对方接听电话。「喂!我是冈江。」听到冈江玲子的性感声音,使我快要萎缩的肉棒瞬即又勃起。几乎快要忘记幸子的存在,正经八百的用兴奋声音说:「半夜里打扰了,我是梨本! 」冈江玲子的声音使我想起她的妈妈美绘子。床上还有美丽的裸女等着我,可是我已经开始幻想插入美绘子阴户里的情景。饥饿的寡妇大概会使我忍耐不到十分钟就射精了吧。不知何时,幸子已来到我的身旁。用力掐我的屁股,好像剥一层皮似的。她揉搓我的肉棒,还有湿淋淋的阴唇在我的大腿上摩擦。「是女人吧?你真是坏人!恨不得把这个东西割下来,让你无法和其他女人性交。」从电话里传来玲子的声音:「夜里打电话给你,有三件重要的事。」玲子的口吻变了,可能是发觉我身边有女人。「有话快说,我很忙。」玲子发出嘲笑声:「不高兴了吗?刚才是不是快要射精了呢?不知道今晚是哪里的性感成熟美女和你在一起。香代子一定伤心的哭着等你的电话。这是第一件事。第二是更坏的消息,傍晚接到秋山的通知,据说城之内警部的病情恶化,回国时间延后,是输血造成肝炎,需要静养一段时间,真抱歉,你们两个一个在东京,一个在马得里,这样热恋的一对也太悲哀了。」冈江玲子不像在挖苦,好像真的很伤心的样子,使我心乱如麻。我想去看她,也是无能为力,真恨自己的飞机恐惧症。「放心吧!美香警部是金刚身的坚强女人,几个月后一定回来,警部,另外一件事....另外一件事是好消息。发表人事命令了。恭喜你。」冈江玲子的声音变开朗了,才勐然发觉她称我为警部。「九月一日发布梨本警部担任监察课长,现在的课长升警视,调任为 H 警署,署长。你要不要和我母亲见面,当然我也在一起,我们是同性恋,妈妈是女角,和母女同时玩三人游戏一定很美妙。」「算了吧!蠢女人!」我心乱如麻,当然没有心情和她打情骂俏的。不由得大吼一声挂断电话,抱紧在一旁颤抖的幸子。丰乳和柔软的肚子紧贴在我的肌肤上,多少缓和我的紊乱心境。对我来说,城之内美香不只是性交的对象,曾经多次一起在死亡中挣扎,是很可靠的伙伴。她美丽又能干,男刑警都望尘莫及,是勇勐善战的好友。想到在遥远的马德里受伤的美香,而我还和其他女人做爱,真是好生惭愧。坚硬的肉棒在幸子的里面委缩。不知情的幸子发出不满的哼声,抱紧我扭动屁股,夹紧我的肉棒。「怎么会这样!本来是坚硬的,已经疲倦了吗?玩腻了吗?我不好吗?还是有什么担心的事呢?我知道了,是为了女人。」幸子因为情欲得不到满足,发出充满嫉妒的声音。我无言以对,只有在心里祈祷美香早日康复,赶快回国,同时抱紧幸子。美丽女人的肉体是很奇妙的东西,抱在怀里就能使苦脑消除。「求求你,快硬起来吧!我已经爱你到无法离开的程度了,我要用我的阴户让你忘记那个女人,吻我吧...」幸子用热情而沙哑的声音说,同时伸出性感的嘴唇要求接吻。肉洞里的嫩肉间歇性的收缩,好像在吸吮龟头使我逐渐恢复精力。「太好了!慢慢又硬起来了。」幸子发出快乐的哼声,疯狂的扭动屁股,乳房在我的身上压扁。我无情的从心里赶走美香。我要对身心都奉献给我的可爱女人,以淫技予以回报,这也是男人应尽的义务。我认定香代子已经完全陶醉在十四岁美少年的年轻肉棒上,一天都不能缺少男人的美香一定和绿眼睛的男入睡觉,这样我就无后顾之忧了。「太好了...比刚才更硬了...我的阴户使你感到舒服了吧。我不会轮给其他女人....啊....我要泄了....把我再绑起来,让我泄到没有淫液为止....我要心爱的男人把我凌辱到死....」「贱女人!不要忘记你说的话。」我用力扭动屁股,用龟头像要挖出肉洞里的嫩肉似的挖出肉棒。肉洞特有的声音使我陶醉,同时用力打脉动的乳房。「啊....痛....不过好舒服....」幸子双手放在背后,露出陶醉的眼神。「把我绑起来....吊起来吧....要更残忍的凌辱。我这样死去的话,也不会后悔的。」甜美的沙哑声,仰起眉毛的性感姿势,成熟的肉体,以及从全身表现出来的害羞风情,都完全合乎我的口味,是完美的性奴隶。